新聞詳情頁
民革中央網站>>民革人物>>黨員園地
齊歡: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”         2019年10月22日10:51

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,我就對祖國的寶島臺灣情有獨鐘。在結婚那年,我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臺灣去度蜜月。第一次踏上那片神圣的土地,見到了美麗的日月潭,站在高聳的101大廈,眺望著熱鬧的臺北。這,就是臺灣,它從夢中走出來,從我的童年走來,鮮活地呈現在我的眼前,這,就是我熱愛的祖國寶島——臺灣。

在臺灣花蓮,我們住進了一間民宿,這里,晚上夜空是那么清澈,滿天的繁星盡收眼底,螢火蟲飛來飛去,生態環境好極了。院子里,一位老人一直坐著,也不說話,總是盯著一個地方一動不動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到了晚上,店主把他送回房間。一天早餐,店主安排我們坐在他身邊,我偷偷地瞄了他一眼,老人仍然面無表情,一言不發,我心里有些害怕,就用陜西話跟愛人開著玩笑說:“要是一時有麻達(麻煩),咱就張(快跑)。”忽然,老人轉過頭來,兩眼放光:“鄉黨(老鄉)!”這濃濃地陜西口音,嚇了我一跳,我嗯了一聲,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迫切地想要說什么,卻一下子哽咽了……

在后來的談話中,我得知,老人當年參加過抗戰,后來隨著國民黨軍隊來到了臺灣,一直幻想著不久就能回家了,但是這一等就幾十年過去了。現在他在臺灣,有妻子,有房子,有車子,還有兒子,生活富裕,本應該很幸福。但是,故鄉的土、故鄉的情、故鄉的事、故鄉的人,千山萬水都阻隔不斷,歷歷在目,如影隨形,讓他牽掛。

在回憶到在臺灣實行戒嚴時期,他說自己不能回家,特別痛苦,非常無助,只能在參加游行時,用力吶喊: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,我要兒子回家,我知道,對面的不是敵人,是親人,血濃于水,咱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咧!”說到這里,他已淚流滿面,泣不成聲……再后來,兩岸“三通”了,他迫不及待地想帶著媽媽當年縫制的貼身小荷包回鄉時,卻不幸遭遇了車禍,導致下半身癱瘓,錯過了和母親見面的機會。等到再次有機會回家時,他已和母親陰陽相隔,死生不能相見了,只能在母親的墳前號啕大哭,長跪不起……這時,他掏出胸前口袋里,裝著母親墳頭土的舊舊的小荷包,喃喃自語:“媽呀,您牽掛了我一輩子,但是您不知道,我也牽掛了您一輩子啊!”

在老人家中寄居的那幾天,他還給我們講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70年前的一個傍晚,在中國浙江省的一個偏遠小城,一位年邁的母親在做晚飯的時候,發現家里的醬油沒有了,就叫自己正在做功課的獨子趕快去買。不料這個少年在回家的途中遇上了國民黨抓壯丁的軍隊,從此母子天各一方。母親因為擔心、想念兒子,生生哭瞎了雙眼,哭壞了身體,悲涼地撒手人寰。在臺灣當局開放老兵回鄉探親后,這位已經兩鬢斑白的“少年”,第一批迫不及待地回到故鄉。別人都大包小包帶給親友很多禮品,而他的行囊中卻只有兩瓶醬油。當他撲向母親的墳塋時,失聲大哭地喊著:“媽,我回來了,醬油買回來了,媽!”

等到我們要離開花蓮的時候,老先生親自給我們送行,他用濃濃的鄉音誦出賀知章的《回鄉偶書》: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,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。”

離開臺灣后,我久久不能釋懷,思考著,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,最好的清醒劑。臺灣問題給多少同胞帶來身心的傷害,臺灣問題的演變,是帝國主義、霸權主義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;臺灣問題的形成,與中國近代以來中華民族的命運休戚相關。我們決不能讓國家分裂的歷史悲劇重演!

(作者系北京市民革黨員)

專題推薦

  • 民革微信公眾號

    友情鏈接

    中共中央統戰部| 全國政協辦公廳|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| 中國民主同盟| 中國民主建國會| 中國民主促進會| 中國農工民主黨|
    中國致公黨| 九三學社|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| 全國工商聯| 歐美同學會| 黃埔軍校同學會| 中華職教社| 新華網| 中新社|
    人民網| 團結網| 人民政協報| 中國政協新聞網| 中華工商時報|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| 中華南社學壇| 畢節統一戰線|
    3d杀号定胆专家预测